搜尋

@ 中国(China):火车上的24小时

对长途旅者来说,在中国搭火车是件必然的事。中国面积960万平方公里,从一座城市到较远的另一座城市,除了搭飞机,火车便是最方便直接的选择。


这天,我们买了从上海到北京的普通列车硬卧票,虽然普通列车的速度最慢,但价钱最便宜,而且近24小时的车程(我们目前的最长纪录为31小时)不但让我们省了一晚的住宿费,还能让我们体验一下在火车上的一天。



火车硬卧指的是六人一间的开放式包厢,包厢内左右两侧分成上、中、下三个铺位。包厢外的走廊上有一排折叠式的座垫和小桌子,方便中上铺的乘客下来活动或者用餐。某些桌子的下方有充电插座,这些位子自然成了车厢内最热门的搜索目标。


我和四方脸买的是同一个包厢的上铺,虽然空间低得完全坐不起来,但感觉上铺最干净,也最与世隔绝。而且行李架就在你前方,想拿东西就直接伸手过去,省了不少麻烦。更重要的是趴在床上还可以偷窥别人的一举一动,是观察火车上生活百态的最佳位置。



中午十二时,我们搭的1462车次开始检票上车。一开始,所有的乘客都是互不认识的陌生人,但是火车车厢的构造制造了许多交流的机会。


火车的行李架很高,笨重的行李需要几个人的努力才可以搬上;中上铺的床位太窄小,乘客需要向下铺的乘客借个位子才有机会坐直身子。大家就是通过这几句“帮个忙”、“借个位子”而破了冰,进而有了更深的接触。


有了这些开场白,后来的天南地北、闲话家常也就不难了。



由于上海是始发站,我们上车时车厢还算空荡,刚好我们包厢前的位子有插座,我便眼明手快地坐了下来充电,也因此认识了下铺的老先生和老奶奶,以及他们的女儿大姐。


当时老奶奶正在吃着一种我们没有见过的水果,四方脸好奇地问了一下,话匣子便因此打开了。原来老奶奶吃的是人参果,因为含糖量低所以很适合担心患上高血糖的老人家。聊着聊着,老奶奶还赠了我们一颗,我个人嫌太淡没有味道,四方脸倒是相当喜欢。



老先生和老奶奶已经六七十岁了但身体依然非常健壮,经常到处去旅行,他们这次就是刚游完上海要回北京去。大姐原本担心24小时的车程对两老会有负担,所以打算搭高铁回去,怎知却被他们拒绝了。


“我们没有赶时间,没必要这么急着回去。搭火车挺好的,可以慢慢来,好好休息一下,聊聊天、看看风景,一点也不辛苦,晚上睡了一觉就到北京了。挺好、挺好。”老奶奶说。


是啊,说得真有道理。现今社会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快,我们常常只想着赶快抵达目的地,而忘了享受其中的过程。如果有机会可以放慢速度,认真地欣赏身边的人事物,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火车车厢内是禁烟的,可是火车刚开不久车厢便弥漫着浓浓的烟味,原来是几位大叔出去吸烟但没把车门关上。隔壁包厢的一位大姐随口喊了一句“臭死了!”,过后便吩咐丈夫去把门关上。过了不到半分钟,车厢门“砰”的一声被用力地打开了,其中一位大叔凶神恶煞地走了进来,还故意地不让门给关上。他走到那两夫妻面前,凶巴巴地瞪了他们几秒,才慢慢地走开。


应该是刚刚大姐说的那句话被在外抽烟的大叔听到了,加上她丈夫当着他的面前把门给关上,让他很不爽,所以才用眼神警告他们别多事。虽然大叔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整个车厢的气氛都很僵硬,没有人敢发出任何声音,幸好最后没有什么闹剧发生。


所以我觉得火车的车厢就像一个社会的缩影,有的人干净,有的人邋遢;有的人一上车便结交新朋友聊天聊到天亮,有的人则全程躲在被窝里一言不发。各种不同个性不同生活习惯的人聚在一起,总会遇上一些小摩擦,最重要大家互相迁就互相体谅,平安无事地度过一天。



车厢很快恢复了原本的气氛,大家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情,打游戏的打游戏,聊天的聊天,吃东西的吃东西。我们在看了一阵子的窗外风景后,也爬到了上铺小睡了一会儿。



到了晚餐时间,服务员开始推着餐车叫卖火车便当,可是大家都知道价钱不便宜,所以多数人都已在外买好食物有备而来。我们也准备了面包和饼干等干粮,随时可以在上铺大快朵颐,简单又方便。




今天之前我们以为在火车上呆一整天会很无聊,但其实这里的时间和火车的速度一样过得飞快,我们好像什么都没做,窗外已经漆黑一片,半天就这样过去了。



到了晚上约十一时,火车进入了夜间行驶,也就是说卧铺车厢会熄灯,广播也会停止,以免打扰乘客的睡眠。这时候大家都会纷纷回到自己的床位休息,也会自动调低声量,整个车厢顿时安静了下来。


由于下午睡了一觉,我和四方脸此刻依然精神奕奕,于是便趴在床上啃瓜子看电影。到了深夜我们入睡的时候,车厢内就只剩下由各种鼻鼾声组成的交响曲而已。



-第二天-


一觉睡到隔天,我迷迷糊糊中被一阵嘈杂声吵醒,原来天空已经大白,广播播着优美的音乐,告诉大家美好的一天已经开始了。我看了看手机,天啊,才七点。我转个身继续睡。


直到后来车厢内越来越活跃,服务员不断地来回叫卖早餐,乘客们忙着刷牙洗脸吃早餐,吵得我实在睡不下去,才不甘不愿地爬下床。




老先生见我下来,微笑着说:“终于起床啦?”我只好尴尬地笑了笑。“都还没到十点呢。”我心里想着。


醒了没什么事干,我和四方脸便坐在楼下和老先生一家人聊聊天。老先生说火车晚点了,难怪一大清早大家都忙着打电话,不过晚点对我们没什么影响,反正没有人来接车。


老先生十分健谈,老奶奶和大姐笑说他有太多意见要发表,常常别人听烦了他还是一直说个不停。我反而觉得还好,难得有机会可以听听上一代的故事。老先生见我站在他这一边,乐得像个孩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老顽童。看着他和家人互相揶揄对方,画面很是逗趣,也很温馨。



老先生和我分享了他年轻当兵时的故事,以及退役后如何靠双手养活一家人。他还说一个家里老婆就是最大,男人在外面不管多威风,回到家还是要听老婆的话,在老婆面前当个小猫就对了。这番话出自老先生的口中我确实有点意外,我一直以为老一辈的人的父权思想都很重,尤其老先生还是当过兵的汉子,但我看他望着老奶奶,眼里尽是满满的温柔。



火车晚点了一个小时,才缓缓地驶进了北京终点站,而乘客们早已迫不及待地在走廊上排好队准备下车了。


离别前,我们和大姐一家人简单地道了别。从上海到北京每天有45趟列车,其中39趟都是高铁,我们偏偏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了这趟最慢、耗时最长的车次,能够在此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吧。


一趟火车里,你会发现有些人从一开始就和你走到最后,有些人中途才上车,而有些人半途就离开了。他们在短暂地相聚里或许会留下些什么,也带走了些什么。搭火车是如此,人生亦是如此。

646 次瀏覽
  •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