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Kazakhstan 哈萨克斯坦:最困难的时刻遇上最美丽的Kolsai Lakes

那是一个普通的夜晚,我们随着沙发主到酒吧去见识,四方脸喝了两大杯的啤酒,然后第二天他那久违的痛风就发作了。


先为大家科普一下,痛风是因为血液中的尿酸水平升高,尿酸的结晶沉淀在关节的周围所造成的发炎及剧痛。痛风最常发作在患者的大脚趾基部,但四方脸的却是那要命的脚踝。


我们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冷敷、抬高脚、服止痛药等,但过了几天四方脸的情况依然不见好转。糟糕的是我们之前已经答应了Sultan 的两天一夜周末游,我们不好意思临时爽约,心想那只不过是不需要多走动的自驾游,应该不会有什问题。


我们错了。



16/11


早上六点出发,看到四方脸走路一拐一拐的,Sultan 的表情有一点吓到,但并没有说些什。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两天有很多很多的路要走。


我们一行六个人,由于路途遥远,一上车后后座的四位便很不讲义气的睡着了,剩下Sultan 和副驾座的Timor 在黑暗中奔驰。等我们醒过来时,天空已经大白,窗外全是大片的干草地,原来我们已不知不觉进入了Charyn Canyon。



由于车子只能开到峡谷下,想要一览峡谷的全貌是需要自己爬上去的。Sultan 很贴心地准备了登山杖,可是因为斜壁都是很松软的泥沙,对四方脸来说还是很吃力,所以他爬了几步后便放弃了,决定在峡谷下等我们。



老实说Charyn Canyon 虽然壮观,但我的心思并不在此,反而一直在想四方脸在做些什,会不会无聊到生蘑菇?会不会被豺狼叼走?后来才发现他竟然比我还忙碌。


他一会儿躺在地上发梦,一会儿跑去打扰觅食的鸟儿,一会儿对着峡谷大喊,一刻都没有闲着,是我担心多了。






从Charyn Canyon 到Kaindy Lake 又是几个小时的车程。在昏昏欲睡的路程当中,车外的风景从干旱的草地突然变成白茫茫的雪地,我们直接从夏天掉入了冬天。


在一片荒芜的雪地中突然出现了一座双人站式秋千,Sultan 随性地把车下,大家刚好一对对地玩到不亦乐乎。但因为四方脸的脚踝不能施力,只能由我一个人站上去乱晃,我从他的眼里看见了一丝失望。





Kaindy Lake 的停车场离湖边有2公里的步行距离,其实这不是什大问题,但当时天色已晚必须要加快脚步,这对四方脸来说就是个大挑战。


这一段路有许多上下斜坡,而且积满了雪异常的滑,我自己就摔倒了两次,对四方脸更是难如登天。想像一下每走一步路就像是有无数个尖利的小石子在你的关节内摩擦,而且还得赶路,还得防滑,你觉得容易吗?




我本想陪着四方脸慢慢行,但他坚持把我赶走。


「我们两个之中一定要有一个人看到Kaindy Lake」他说。


因此不管多不愿意,我还是快步地奔向湖边,如果他到达不了的话,至少还能从我的相机里看到这座湖的模样。


Kaindy Lake 之所以闻名,是因为沉没在湖里的水下森林。1911年的一场地震在附近形成了天然的水坝,冰川融化后的川水无法流通,久而久之积成了湖泊,并淹没了大片的云杉林。


原本透过清澈的湖水可以清楚地看见仍保有针状树枝的水下森林,可惜冬天湖水已经完全凝固,我们只能看见湖上的倒影而已。





匆匆地拍完几张照片,我小跑回去找四方脸,却在不远处看见他吃力地撑着登山杖拐着走过来。我一边扶着他走,一边为他加油打气,告诉他行的行的。


这时天空已经越来越暗,四方脸却依然只能龟速前进,看着眼前又是一段艰难的下坡路,在只剩下十分钟的距离时,四方脸终于崩溃了。


他哭着气自己没有用,不但痛风发作走不了,双手还因为太冷失去知觉连登山杖都握不住,明明目的地就在眼前却怎都赶不上。他猛打自己的脚,说他一点都不累却什办法都没有。


四方脸有Raynaud syndrome,在冷天的时候他手指的血管会严重收缩,导致供血不足,手指会发白僵硬,然后失去知觉。


这次痛风加上Raynaud,我第一次看他这脆弱。


于是我们当下就决定,先回泰国避开寒冬吧,等到春天时再回来好了。其实我们之前也有大概讨论过这个想法,不过因为机票昂贵,加上要耽误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始终做不了决定。


现在看着四方脸无助的背影,我心想我们是来体验世界又不是来受罪的,何必为了一场旅行搞到这辛苦呢?只要能让他过得舒服一些,那一点钱和时间都算不了什了。


把所有的负面情绪发洩完后,四方脸的心情稍有好转,我们便开始靠着微弱的光线往回走。因为天黑看不清路况更担心会滑倒,我们的速度比来时更加缓慢。



走到最湿滑的路段,我们发现平时不苟言笑的Timor 竟然默默地在黑暗及寒冷中等待我们,就只为了要扶我们一把,那一刻我们真的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终于回到了车上,我们还来不及说抱歉让大家久等,大家竟然先抢着说对不起没有陪着我们一起走回来,世界上怎有这可爱的人啊?


他们不但没有怪罪我们,反而感谢我们让他们有机会在等待的同时看见了美丽的星空,甚至还见到了流星呢!


我抬头看了看,星空确实漂亮,但更美丽的是我们身边浓浓的人情味。



17/11


Kolsai Lakes 被誉为Kazakhstan 最美丽的湖泊,它由三个湖组成,每个都属于高山湖泊,而且海拔一个比一个高。


Kolsai 第一湖和第二湖相距7公里,徒步的话大概需要来回5个小时;至于第三湖则因为过于接近Kyrgyzstan 的边界,目前已不再开放。


有了昨天的经验,四方脸原本只想在停车场附近逗留,我费了劲连哄带骗的,才终于把他劝到湖边去。虽然一路上(其实只有400米)看见他忍痛的样子觉得自己有点残忍,但到了湖边后我发现这个决定绝对是正确的,因为Kolsai 第一湖可说是我看过最漂亮的湖。




Kolsai 第一湖被高山围绕着,四周无风也无浪,平静的湖面映出了完美的倒影,加上四周沾着点点白雪的云杉林,更加衬托出了整座湖的灵气。



来过了Kolsai Lakes,我才相信原来湖水真的可以平静得像一面镜子。#我没有夸张


我们走近湖边就像走进了一个静止的世界,一切都被定格了似的,没有虫鸣没有鸟叫,彷彿时间也停止了流动。




在第一湖待了一阵子后,大伙儿便开始徒步前往第二湖。四方脸有自知之明地决定留在第一湖,而我虽然很想看看听说更漂亮的第二湖,但想想既然春天还是要再回来的,现在倒不如留下来陪陪四方脸,两个人说不定还能做出些什白痴的事来。


我看见湖边有一条可通往另一个景区的小径,可是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着,所有的阶梯顿时成了滑梯。因为四方脸走路不方便,我便自告奋勇先去考察一下。结果出师不利,没走几步路就滑倒了,幸好没有人看到。




千辛万苦终于来到景区,这里果然更加幽静,只有两座亭子和一座木码头,四周杳无人烟,绝对是适合拍照的好地方,我必须回去向四方脸汇报才行。



等我回到另一边时,太阳已经渐渐高升,原本冰冷神秘的湖景也换了新面貌,显得更加朝气蓬勃,空气也变得温暖起来。


我以为四方脸自己呆在湖边会很无聊,没想到他已经交到了新朋友——大白,一人一狗玩得难分难舍。





四方脸看了我的照片,虽然明知路上危机重重,他还是坚持要过去看看,而且连大白也要一併带过去。


咦?刚才是谁说啥都不肯来到湖边的啊?怎现在态度180度转变了啊?


由于气温逐渐上升,路上的积雪开始融化,原本就不好走的路变得更加湿滑,有些部分甚至成了烂泥路,根本是寸步难行,只有大白在开心地跑上跑下。



这时四方脸的脚突然一滑,他说好像是扭到了。什?!是说右脚痛风发作不能走,现在左脚又扭到的意思吗?现在是什状况?是要我背着他回去吗?我们肯定会双双摔死在深林里啊!


虽然最后只是虚惊一场,但那短短的十秒钟已足以让我在近十度的低温下冒出了一身冷汗。


好不容易走到了目的地,太阳已经高挂在正空中,湖面被照得金光闪闪的,虽然少了些唯美的感觉,但依然不枉此行。我们在这里航拍了一会儿,因为担心积雪会越融越多,便匆匆打道回府了。




到了下午四时,太阳已经开始西下,冬天的日短夜长就是这的悲哀。


我们打开自备的罐头午餐,马上就把大白的一群朋友给吸引了过来,我们也乐得和它们分享。看它们一个个吃得津津有味,我们吃了一口却难吃死了,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们是不是买到了狗粮啊?


看着罐头上满满我们看不懂的俄文,加上想起那便宜到不可思议的价钱,我们吞了吞口水,还是全部“赏赐”给狗儿们好了。


这时的气温已经越来越低,四方脸的手又开始失去了血色。幸好Sultan 在出发到第二湖之前又很贴心地把车钥匙给了我们,我们才得以躲到车内避寒。




约五点钟,大队终于凯旋归来。一上车,大家第一件事竟然是关心四方脸的情况,脚还疼不疼、手有没有冻坏等,然后又是一阵抱歉、久等了之类的,说到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为了弥补我们的遗憾,Sultan 特地拍了许多照片给我们看。透过他们的照片与叙述,虽然我们未曾踏步第二湖,但也感觉身在其中,更感受到了他们满满的诚意。



虽然这次的外游四方脸全程都是拐着脚的,又冷又痛又辛苦,可是我们还是庆幸我们来了,因为除了最美丽的Kolsai Lake,我们也感受到了最温暖的人情味。


或许多年后Kolsai Lake 的美会被其他风景代替,但我永远不会忘记Sultan、Timor、Magjan 和Morgane 在这两天一夜里的每一句嘘寒问暖。


你们真的是一群天使。

179 次瀏覽
  •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