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Luang Namtha 琅南塔:一个我无法爱上的地方

更新日期:2019年9月12日

其实回想起来,这并不是Luang Namtha 的错,我们的旅程在抵达Luang Namtha 之前就已经不太顺利,加上在那里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让我们觉得好累,好想离开那个鬼地方。



话说我、四方脸、Riccardo 和Marta 四个人搭便车搭上瘾,于是再次挑战从Huay Xai 搭便车到Luang Namtha。整个波折重重的过程被四方脸记录了下来,大家可以从以下的视频了解一下,反正重点是我们中途和Riccardo 及Marta 分开了,而他们两人都没有寮国的电话卡,只能靠着Marta 那时有时无、非常微弱的泰国信号保持联络。



从他们断断续续的短信里得知,他们成功搭上了一辆大卡车,司机还很热情地拼命请他们喝啤酒,一切看似非常顺利,没想到恶梦才正要开始。我们到了旅馆整顿好后,Marta 发来短信说Riccardo 喝醉了从卡车上跌了下来,情况很糟糕,而且卡车司机开得很慢,当时已经快到午夜了他们都还没有抵达。我们追问了Riccardo 的伤势,但相信是收讯不好Marta 并没有回复。到了半夜两点,Marta 说他们被司机丢在离Luang Namtha 10公里外的巴士站,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她的手机信号已经弱得快没了,而且还得送Riccardo 到医院去。原本以为Riccardo 只是擦伤的我们开始想象头破血流的画面,于是吩咐Marta 留在原地不要离开,我们会想办法过去接他们。然而,Marta 的手机已经接收不到这一段短信了。


我们事先已经和旅馆接待员打过招呼,说可能半夜会需要他帮忙开车去接我们的朋友(我们当然会付费),他当时是说没问题的。可是当我们把睡得真香的他叫醒时,他却说他。没。有。车!什么?刚刚不是说没问题的吗?!那怎么办?他说他可以帮我们招tuk-tuk。他慢条斯理地打了几通电话,但tuk-tuk 司机们不是刚巧都在城外,就是不愿意半夜过来。快急坏了的我们向接待员解释说我们的朋友需要紧急送医,问他可不可以租借旅馆的出租摩托,他说不可以;问他可不可以借用他的私人摩托,他也说不可以。问他这里有没有救护车服务,他说没有;问他如果旅馆有人半夜心脏病发怎么办,他说他可以帮忙招tuk-tuk……终于,在电话簿快被翻烂的时候,他找到了一辆愿意用贵十倍的价格来接送的小型货车。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是躺在砧板上的鱼肉,就算再贵几倍我们也只能说好了。



等我们赶到巴士站时,我想大家也应该猜到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们这时已经联络不上Marta,我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不知道Riccardo 的伤势如何,我们只能像疯子一样在无人的大街上大声叫喊,而回应我们的只有冰冷的空气。我们到处敲打附近的旅馆询问,甚至绕道到医院去但都寻人无果,最后只好无功而返。这么闹一闹,回到旅馆已是凌晨四点多了,虽然累坏了我却依然睡不下,一直爬起来查看电话。而且,虽然说这种情况不应该计较金钱,可是一想到白白花了贵十倍的车钱,我的心还是痛得失眠啊。


到了早上七点,我们终于在医院找到了疲倦憔悴的Marta,和坐在轮椅上的Riccardo,原来他摔伤了手肘,现在只能暂时用肩带固定着。糟糕的是医院的X 光机坏了,他需要飞到首都Vientiane 的医院去才能确定是否有骨折,虽然答案大家都已经心里有数。以Riccardo 现在的状况,他的大背包他是没办法背得起了,只好拜托我们邮寄给他,但重点是他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一切都得等到X 光报告出炉后才能决定。于是一大清早我们又开始忙碌了起来,先是安顿好累垮了的Marta,然后到处去咨询关于邮寄背包的事宜,再帮忙接洽Riccardo 到机场的交通,送走了Riccardo 后回到旅馆补眠,醒来后还得不断跟进Riccardo 的情况,反正在Luang Namtha 的几天我们像是义工多于旅客。



好,说完了故事背景,我们来说说Luang Namtha。Luang Namtha 的人总让我们觉得我们不是很受欢迎,他们不至于有恶意,但就是不太热情。除了之前旅馆招待员那“我在睡觉你们怎么这么麻烦吵醒我”的嘴脸外,就连大街上的小卖店也都对我们爱理不理的。我们就试过因为语言不通的关系被小食摊赶出去,干脆不做我们的生意了,我们也只不过问了一句“How much?”而已啊!结果这件事导致我们有了心理阴影,每天的午晚餐我们几乎都回到肯招待我们的那两家店解决,免得去尝试新的地方又再无端端地被赶走。


Luang Namtha 位于寮国北部,旅客来这里多是参加徒步、泛舟、游瀑布等户外活动的,可是因为团费不便宜,加上身心疲惫兴致缺缺,我们只是租了台摩托到附近晃晃。每当我们路过当地居民的村子时,村民都会对我们投以不友善的目光,好像我们闯入了禁地似的,就算我们向他们微笑或者对小孩招手,他们都是目无表情的。而Marta 更是在参观原住民村子时被当地的小孩追着讨钱,让她吓得落荒而逃。



虽然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有点冷漠,但有一群人却是过分的热情,那就是售卖纪念品的妇女们。每次一踏出旅馆我们就会被身穿传统服装、手捧着一堆首饰向我们兜售的妇女们围攻,无论我们说了多少次的不要她们都不会放弃,今天拒绝了她们,明天她们就多带一个朋友来,明天拒绝了她们,后天她们就带更多的朋友来,到了最后还是坚持不买的话还会被她们怒瞪和碎碎念。现在是怎么样?为什么打开门做生意的人不稀罕赚我们的钱,而我们不想买的纪念品阿姨们却一直追着我们不放呢?如果她们的坚持和“好客”可以分一些给其他的店主和服务员,我想我们这几天的日子不会过得这么郁闷。



再次回到Riccardo 的大背包,大家要知道我们一天没把背包寄出去,我们就离不开Luang Namtha,因为以我们两个人的能力实在没办法再多扛一个背包到处走。等待了几天,Riccardo 终于确定了自已的所在地,手肘严重骨折的他被转送到泰国的医院进行手术,所以要我们把背包寄到医院去。已经迫不及待想离开Luang Namtha 的我们七早八早跑到邮局,才发现这天是星期日,邮局没有开!所以必须多留一天吗?错了,是两天!因为邮局八点才开,等我们处理好一切后每天唯一一趟到下一个目的地的巴士早就开走了,也就是说我们星期一也走不了,只能再多留一天。这种想离开但离开不了的感觉只能用晴天霹雳来形容,无奈的心情更无形中加剧了我们对这个地方的厌恶。



就这样,原本一天就想离开的我们竟然在Luang Namtha 呆了近一个星期。现在客观地回想,Luang Namtha 其实没有这么糟糕,当地的人确实没有义务要招待我们,也没有必要因为我们是外国旅客而特别讨好我们,那是他们最真的生活方式,我们真的没有理由去埋怨什么。可能是因为搭便车事件一开始就影响了我们的心情,加上Riccardo 的骨折和背包事件,让我们总觉得心里有东西吊着未解决,心情一不畅快,什么芝麻绿豆的小事都会被无止尽地放大,所以才会导致我们对Luang Namtha 有这样的印象吧。


或许影响我们对一个地方的看法的,不是风景,而是心情。

220 次瀏覽
  •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