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Mount Kinabalu 哥打京那巴鲁山:我做到了,你呢?

话说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我和小不点突然心血来潮,提议找一天去沙巴爬Mount Kinabalu,马JJ 和四方脸听了都高兴得手舞足蹈。



众所周知Mount Kinabalu 是马来西亚最高的山峰,4095m 虽然还不及Mount Everest 的一半,可是对我们这些门外汉来说已经是非常有标志性的高度了。爬Mount Kinabalu 有很多不同的配套,自以为很强的我们选择了Best Borneo Tours 的2D1N via ferrata Mount Kinabalu (Low's Peak Circuit),也是难度最高的一个。“要挑战当然就挑战最难的啊!”真是一班志气高昂的家伙。


问了许多有经验的朋友的意见,爬Mount Kinabalu 最好在三个月前开始锻炼体能,每星期至少三天,每天大概三小时。三个月前,我们的爬山日在八月,所以应该五月就开始锻炼,可是俗语说人性本懒,人怎么可能这么勤力呢?我们拖着拖着,一个不小心就到了七月。说不行了,真的要开始锻炼了,结果再拖一下,八月就来了。说最后两个星期一定要临时抱佛脚每天去跑步,结果也只是跑了一天而已。我们真的太烂了。到了最后几天我跟四方脸说我很担心我爬不上,他说“不用担心,你是肯定爬不上的,担心也没有用”。妈的。-______-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除了体能上的锻炼,装备上的准备也非常重要。我们上网参考了许多资料,东拼西凑下终于有了完整的packing list。从背包、登山鞋、保暖衣物到头灯等等,要准备的东西还真多,还没出发就花了我不少钱。没关系,下次爬山还可以再用的,当然,如果还有下次的话。点击@ Mount Kinabalu 哥打京那巴鲁山:上山需要带些什么?参考宇宙最强packing list。


8月14日,即我们登山之日,天气大晴,让人有种“天气真好,应该很容易爬到山顶”的错觉。除了我们和向导,这支登山组还加入了来自西班牙的Miguel,一共六人。我们一早到了Kinabalu National Park,做了最后的登记,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出发了。一路上风景优美,树木随风婆娑起舞,我们有说有笑,不知不觉便抵达了山顶……才怪!你真的以为是野餐记吗?!


从山脚望过去,美丽的Mount Kinabalu 一副没有难度的样子。

从山脚的Timpohon gate 到位于Laban Rata 的base camp 有大约6km 的路程,沿途有数个休息站,可以休息和上厕所。一开始爬的时候还好,后来路面越来越陡,眼前都是看不到尽头的梯级,下一个休息站很快成了我们前进的唯一动力。从开始时的吵吵闹闹,到后来大家都喘得说不出话来,到了休息站便第一时间找个位子坐下来发呆,享受这短暂的美好时刻。休息时间也不可以太长,要是身体完全冷却下来,就再也没有动力出发了。


One step at a time,四方脸对我说最多遍的一句话。

累垮了的四方脸和发誓不再爬山的小不点。

Mount Kinabalu 山顶,仿佛触手可及。

我们的向导Arnold,走路看起来总是不急不缓,你却永远超越不了他。

经过五个小时半的挣扎,我们终于在下午三点拖着不再属于我们的双脚抵达了base camp。所有隔天将参与via ferrata 的人都会在名为Pendant Hut 的宿舍留宿一夜,我们也不例外。虽然还没抵达山顶,Laban Rata 的气温已经很低了,只有10度左右,非常冷。Pendant Hut 像是背包客栈,所有床位都是上下铺,房间没有暖气,可是有厚厚的睡袋。听说Pendant Hut 浴室的烧水是有限公司,先到先得,所以我们登了记选好了床位后便马上冲去洗澡。果然那水忽冷忽热,冲得我们直发抖。


下午四点,所有人都必须出席关于via ferrata 的简报。via ferrata,意大利文“铁路”的意思,指借助各种绳索、铁道、梯子等来攀越岩壁,而Mount Kinabalu 的via ferrata 有两种:Walk the Torq Low's Peak Circuit。前者路线较短,适合所有年龄层;后者路线较长,适合体力较好和爱冒险挑战的年轻人。指导员仔细的向我们解释整个via ferrata 的过程,每个人在简报结束前还有机会练习使用那些绳索。


简报过后,就是万众期待的晚餐了。餐厅在另一幢建筑物里,离Pendant Hut 有一小段的距离。晚餐是自由餐式的,是这两天一夜里最丰盛的一餐,当作累了半天的奖励,也为明天的攻顶补充精力。我们饿了一整天,那狼吞虎咽的程度可想而知,尤其是四方脸和马JJ,完全发挥了无底洞的功力。


全副武装,只为了吃一餐晚餐。

吃过了晚餐,才不过是傍晚七点左右,可是已经是我们的睡眠时间了,因为等下凌晨一点半就得起床,两点半就得再次出发,要赶在日出前抵达山顶。说到这里不得不怒骂自己蠢,没事干嘛花这么多钱来折磨自己;骂自己犯贱,家里有温暖的棉被不要躺,偏偏跑来这里挨冷还睡不好……


凌晨一点半,几乎整个房间的电话闹钟同时响起。我们像丧尸一样轮流梳洗,然后忍不住再次怒骂自己一遍。草草吃过了早餐,又是时候上路了。由于我们从山顶下来还是会经过Pendant Hut,所以只需带几件必需品就可以出门,多余的行李可以寄放在这里。踏出门外,四周完全一片漆黑,除了天上的繁星,眼前看到的就只有大家头上一盏一盏的头灯。


从Laban Rata 到山顶大约2.7km,基本上可以分成两个部分。第一部分约700m 的路程和之前爬的路一样是石泥路,在丛林里随着梯级慢慢爬。接下来的2km 比较有挑战性,脚下的石泥路变成了花岗石壁,没有了梯级,只有一条绳子引领我们往正确的方向。石壁有一些部分比较陡峭,必须用手拉着绳子才可以爬上。要注意的是四周除了那条绳子外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加上走在黑暗里,所以比较危险,但也比较刺激。


走着走着,路面越来越艰难,像是一堆大石头叠在前面,我们需要自己“开发”路线才可以前进。感觉有点像rock climbing,我们必须思考脚踏哪一个点和手抓哪一个点,是整个登山过程最好玩的部分。爬得起劲的时候,前方的人却纷纷转身往回走,在状况外的我们还以为走错路,正考虑要不要跟着回头,才得知原来我们已经到达Low's Peak,也就是Mount Kinabalu 的最顶点了!已经没有路可以前进了!


YEAH~~我~们~做~到~了~~~


抵达山顶,赏你一幅风景画,让你以为有日出。

心情其实没有想象中的澎湃,因为我很冷。山顶的温度本来就很低,加上汗水和四面八方吹来的冷风,更是冷到不行。虽然我已经穿了四层的上衣和两层的手套,我还是冷到差点死掉。望向东边,天空开始呈现橙红色,感觉上咸蛋黄随时会冒出来。然而我们等啊等,始终看不见太阳升起。所有Low's Peak Circuit 的参与者必须在六点半前去到集合地点,所以虽然还等不到日出,向导已经催促我们下山了。啊?所以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今天没有日出,谢谢大家的耐心等待(双手合十,鞠躬)。


右边的St John's Peak,看起来像不像猩猩的侧脸?

大家相争在最高峰Low's Peak 拍照留念

鼎鼎大名的South Peak,在这之前我还以为它是Mount Kinabalu 的最高点。

再来一张South Peak,没有办法,它就是美得让你忍不住多拍几张。

又是South Peak,360度无死角,经典果然是经典。

同一条绳子,带我们上山,也带我们下山。下山风景一望无际。

天亮了,终于看清楚天黑时爬过的路。

恕我孤陋寡闻,我实在看不出这是什么峰。

左边的Ugly Sister Peak 和右边的Donkey Ears Peak。Donkey Ears Peak在2015年的地震中断了只耳朵,我来迟了。

Summit Plateau 整座山最平坦的一段路。

没关系,没有完美的日出,我们还有Low's Peak Circuit。Low's Peak Circuit 是这次旅行的重头戏,是最值得期待的环节,因为除了可以挑战飞檐走壁,还可以拍很多很多很厉害的照片回去炫耀。我们兴高采烈地走去集合地点,然后突然一阵大雾吹来,然后就下大雨了。



什!么!大!便!



说好的蓝天白云呢?没有了。计划好的俯瞰天下跳跃照呢?没有了。下雨还可以玩Low's Peak Circuit 吗?不可以。所以呢?没有了。


上一秒仍是像上图一样清晰,下一秒我的视线直接变零。

这雨越下越大,大家只好冒着雨往回走。不要忘记我们是走在花岗斜坡上的,这雨一下,四处都变成了瀑布,所有人只能死命抓着绳子慢慢走,深怕一滑就直接到达山底。当我们走到Sayat-sayat Hut(其中一个休息站)时,雨势已经变弱,指导员说或许我们可以转玩Walk the Torq。可是我们已经差不多全身湿透,也冷得要命,早已没有了兴致,所以选择放弃,随向导回Pendant Hut 休息。


冒雨下山,路不是开玩笑的滑。不要被这照片的意境骗倒。

回到Pendant Hut,问题来了:我没有多余的衣服可以换!当时在收拾行李时只是拼命的想办法减轻重量,带最少的东西上山,忘记了要是下雨怎么办。幸好我的防风外套是防水的,所以上半身并没有湿,裤子和袜子则湿到一种不行的程度。我把登山裤脱出来晾在床头,乐观的希望可以自然风干。至于袜子嘛,我惟有穿回昨天上山时穿的那双…………不需要提醒我那有多臭多恶心!我比谁都清楚!吼!*老羞成怒*


早上十点半,又是一段6km 的下山路程等着我们。如果你们觉得下山很容易的话,你们就大错特错了!为了阻止我们滚下山,我们膝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加上前一天的激烈运动,大腿肌肉开始酸痛,所以每一步都很困难。其实这些都还好,最痛的是我的脚趾!因为我的第二只脚趾特别的长,所以一直和鞋头摩擦,不管是打直走、打斜走、倒后走、还是用脚跟走,每一步都是一种折磨!每一步都是撕心裂肺的痛!我没有在夸张,有那么一刻我差点就哭出来了,我真的情愿上一百次山也不要下一次山啊!所以你们可以想象当我看到终点的时候内心有多激动!比到达山顶时还要激动一百倍!


下山唯一的一张照片,偷拍我们酷酷的Arnold。

当我们跨过门栏的那一秒,我只有一种感想:天啊,终于结束了!这时最好的庆祝方式当然是大口大口的喝掉整瓶可乐,然后再下一场雨,呵呵呵。是的。又下雨了。


我们接过登山证书的同时,这Mount Kinabalu “事前不准备,脚断你活该”之旅也正式宣告结束。虽然因为下雨而错过许多,但我们总算完成了整个过程,不完美但完整啊,反正大家都说遗憾也是一种美,对不对?虽然累到半死脚趾又差点断掉,但我做到了,你呢?

0 次瀏覽
  •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