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吐斯廉屠杀博物馆:那黑暗的3年8个月又20天

更新日期:5月 26

从1976年到1979年,近20000人被关进了S-21监狱,当中只有12个人活着出来。


这就是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故事。






柬埔寨除了有华丽的Angkor Wat,其实也有过一段非常黑暗的历史。就在不远的40多年前,由Pol Pot 带领的Khmer Rouge 夺得了政权,他深信必须消除所有的外来影响,回归到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柬埔寨才能彻底净化,才能回到过去的辉煌。


于是,他关闭了学校、医院、银行等机构,更铲除了所有的社会精英、受教育人士、前政府官员,以及任何他认为有威胁性的人。


在Khmer Rouge 执政的四年里,由饥荒、劳役、疾病和大屠杀所造成的死亡接近300万人,也就等于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消失了……





至于Tuol Sleng,它的前身是Phnom Penh 的一所中学,后来被Khmer Rouge 改造成拷问和施刑中心,简称S-21监狱。各地的“犯人”被关押进来,他们被严刑逼供、被折磨、被施以酷刑等等不人道的对待,一旦屈打成招后便统统被处死。


直到1979年Khmer Rouge 被推翻,S-21监狱被发现的时候还有14具尸体被困锁在拷问室的铁床上,四处血迹斑斑,恐怖的画面可想而知。





Tuol Sleng 尽量完整地保留了S-21被发现时的面貌,除了陈列出多张照片和绘图,也提供了多种语言的语音讲解器(需另付费)。除非你对Khmer Rouge 的历史了如指掌,否则我真心推荐大家租借这个讲解器。


随着讲解器的指南依序参观每个建筑物,听着一个个凄惨的故事,大家才更能了解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更容易进入状况,让排山倒海的悲恸将你掩盖。






我在这里没有拍下很多照片,一来想让大家自己去走一趟,二来我觉得把受害者的照片放上网好像有点不礼貌,而且这些复杂的情绪真的需要身处在现场才能真正地感觉到,再多的照片或再生动的文字也没有办法描绘出那种充满血腥和绝望的气氛。


虽然如此,我还是很想讲,所以就随便选两段故事来说好了。





除了柬埔寨人,S-21监狱当年也关押了不少外国人,来自纽西兰的Kerry Hamill 便是其中一位。当时他和两位同伴正在出海游玩,船只不小心驶入了柬埔寨海域,他们就这样被当成间谍送进了S-21。


经过多番折磨,在被处死之前Kerry 认了自己是CIA 间谍,他在供词上说他的CIA 指挥官是 Colonel Sanders(KFC 老爷爷)和Captain Pepper(可能是著名饮料Dr Pepper 或披头四的歌曲Sergeant Pepper),而所谓的CIA 联络号码其实是他家的电话号码。


没接触外界的Khmer Rouge 干部当然照单全收,但听在西方人耳里这些供词根本是一则笑话,只是这些被折磨出来的幽默感好笑得让人心碎。



虽然S-21囚犯最后的命运都逃不过死亡,但在折磨至重伤后囚犯仍会被送去治疗,因为在还未得到他们想要的供词之前,审问官是不会让犯人轻易死去的。可是当时并没有医生,所有的医生都被他们杀光了啊,所以他们成立了自己的医疗团队。他们的医生只经过四个月的训练,他们用枕头来学习施针,用犯人的尸体来学习人体解剖学,听说还有犯人被实验放血至死的案例。


根据生还者的叙述,他们所用的维他命是用糖水和其他乱七八糟的成分混成的,而所谓的治疗其实就是直接把盐水倒在犯人的伤口上,让犯人更加痛不欲生。这种医学程度,你现在觉得有多不可思议,他们当时就有多荒谬。





我们参观Tuol Sleng 的时候是个大阴天,为了拍照,我一个人跑到二楼的牢房,那是由教室改造成的牢房,教室之间的墙上凿了个洞以方便通行,再用木板或砖块隔成许多窄小的囚室,囚犯的吃喝拉撒睡都在这空间里进行。


因为阴天光线不足,又刚好其中一间教室的灯坏了,整个楼层变得更阴森恐怖。我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这里怨气很重,莫名的恐惧感从四面八方涌来。因为害怕囚室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我最后是带着满身的鸡皮疙瘩落荒而逃的。






走在Tuol Sleng 里,每个参观者都眉头深锁着,整个博物馆没有人发出声音,大家都陷入了历史的漩涡,把自己代入了那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年代。


看着一张张受害者的照片、那些让人心寒的折磨道具和脚铐,以及地板和墙壁上洗不掉的血迹,其实不难想象当年的情况有多么的惨绝人寰。我们仿佛感受到了受害者当时的痛,他们无声的哀嚎一直在耳边萦绕着散不去。






我一直在想,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政策,可以如此漠视人命的价值和践踏人性的尊严?在这么残暴的政策下为什么Pol Pot 还有这么多跟随者?Pol Pot 给了他们一个怎样的憧憬,可以导致他们把同样流着柬埔寨血的自己人当成了敌人,导致他们坚信残杀那些所谓的敌人是对的事、是应该做的事?是要多强大的洗脑技术才能种下这么深的仇恨,恨得可以失去理性和良知,恨得可以满手鲜血地杀害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灵魂?


太多的事情我想不明白,我的头很痛。



走出博物馆的时候,天空正好下着雨,仿佛上天也在叹息。参观结束后,我开始注意走在街上的每一个老年人,他们都是这段血腥历史的生还者,都经历了无情的家破人亡和妻离子散,背负着这么沉重的过去,他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同样的历史悲剧,可不可以不再发生?




题外话


如果大家想知道更多有关Khmer Rouge 的历史,不妨参考以下的作品:


电影:

《First They Killed My Father》2017 by Angelina Jolie(可以在Netflix 找到)

《The Killing Fields》1984 by Roland Joffé


纪录片:

《Brother Number One》2011 by Rob Hamill(即Kerry Hamill 的弟弟)


书本:

《The Tears of My Soul》by Sokreaksa Himm


409 次瀏覽
  •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