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
搜尋

@ Pai 拜县:有种嬉皮叫作Pai

更新日期:2019年8月4日

Pai 是泰国北部一个慵懒的小镇,听说几十年前开始涌进了西方的嬉皮文化,从此成了各地嬉皮士的桃花源。那里悠闲恬静,生活无拘无束,是个光靠想象就让人向往的地方。我一直对嬉皮文化很好奇,这次在Pai 得以窥探一下嬉皮的生活,虽然结果和想象有些出入,但依然足以让Pai 成为我在泰国最难忘的地方。


Pai 的秘密日落景点

Pai 镇上没有tuk tuk 或计程车,大家都是骑摩托车或者用走的。

就连租借的摩托车也感觉特别嬉皮。

根据网上的诠释,嬉皮是源自于60-70年代反政治、反战争、反资本主义、反世俗的一种叛逆精神。嬉皮士提倡爱与和平,他们追求心灵和精神上的解放,寻找人性最原始最纯粹的善良,是乌托邦理想主义者。他们有着和世人不一样的价值观,他们成天借着酒精和药物(大麻、迷幻蘑菇等)来进入另一个超知觉领域,他们通过流浪和冥想来达到身心的自由,并利用音乐和其他艺术来传达他们的理念,他们放荡不羁、性情豪放,是俗人眼中生活糜烂和颓废的一群。


在Pai 的典型嬉皮士装扮。

嬉皮士的穿着大胆,也没有在在乎别人怎么看。

在Pai 如果要认出一个嬉皮士,最表面的方法就是透过他们的装扮。嬉皮风其实没有一个明确的指标,它更像是综合了波希米亚、民族、庞克、摇滚等具有强烈个性的风格。因为唾弃主流文化,嬉皮士的打扮相当另类,长发、大胡子、脏辫、刺青、非主流服饰等都算是他们的特征。嬉皮士崇拜自然而然和随心所欲,因此常常给人一种不修边幅、肮脏邋遢的负面印象,但说实在的,他们也没有在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们穿着设计大胆和有印花图案的衣服,戴着大量首饰,有些甚至赤着脚走路,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Pai 的刺青工作室多不胜数。

可能受到嬉皮文化影响,售卖类似民族风服装的店铺处处可见。

感觉很Inca 的披风。

带有流苏的包包和皮鞋也是嬉皮士的最爱。

嬉皮士喜欢穿戴大量的首饰。

话说在Pai 的几天,我和四方脸有了第一次的分开旅行。他和新朋友们到处探险去了,而我因为嫌天气太过爆热所以选择了留在镇上。Pai 其实已经变得很商业化,满街都是纪念品店及西式咖啡馆和餐馆,曾经的嬉皮文化或许早已消失殆尽。我每天都漫无目的地在镇上乱走,正当我快要放弃寻找嬉皮的时候,竟然给我误打误撞地认识了一群当地的嬉皮士,慢慢地透过他们的故事了解到属于Pai 独特的嬉皮元素。


Pai 镇上充斥着西式咖啡馆。

满街的不是咖啡馆就是酒吧。

他们说不可以拍照。

Pai 的兔子咖啡馆。

在热得快昏倒得天气里,有空调的咖啡馆成了大家的热选。

偶然发现了一条竹制吊桥,窄得只能让一个人通过。

到了晚上,Pai 便成为游客派对的地方


A 的信仰和咖啡馆


咖啡馆是无所事事的人的最佳去处,而这一间Art in Chai 是小一同学推荐的。Art in Chai 的老板A 来自泰国南部,因为很喜欢印度多元化的宗教色彩而在印度流浪了四年,希望透过旅行来探索世界的各种信仰。他搬到Pai 后开了这间咖啡馆,并把印度的Chai 一并带了过来。除了咖啡馆老板,A 同时也是一名艺术家,咖啡馆所有的画作和装潢摆设都由他一手包办,喜欢他创作的顾客随时可以向他购买。我时常看A 在店里要嘛弹弹吉他,要嘛和顾客谈天说地,有时干脆躺在沙发上睡起午觉来,这么悠闲的老板我看只有在Pai 才找得到。


充满印度风情的Art in Chai

Art in Chai 没有空调,可是有很舒适的沙发和坐垫。

Art in Chai 是素食者的天堂。

从咖啡馆的装饰可以看得出老板对各种宗教的研究。

除了咖啡和美食,这里也藏有很多书本让顾客打发时间。

老板A 的作品之一,可惜原作已经在A 缺钱时卖了出去。


B 的艺术空间


在Pai 镇上尾端的一条街上,隐藏着一家小店Our Space。Our Space 由八个艺术家合开,每人轮流开店,而这天轮到了B 夫妇。Our Space 店里分成八个部分,每个部分摆放着不同艺术家的作品,有画作、首饰、装饰品等,看上去活像个小小艺术馆。B 夫妇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才八个月大,却一点也不怕生,看我拿着相机便好奇地爬过来和我玩在一块。B 夫妇也很放心,任由街坊把孩子抱到街上到处跑的,一点都不担心,看来他们真的相信每个人都是善良的。


Our Space 看起来就像个艺术空间

店里摆满了艺术家们的作品。

画作、首饰、装饰品等样样不缺。

B 太太的作品。

超级可爱的孩子。

B 夫妇大方地让我拍下他们的全家福,背景是B 先生的作品。


C 的音乐和半日酒吧


Blah Blah Bar 外表看起来是一间低调的二手服饰店,走了进去才发现原来里面另有乾坤。Blah Blah Bar 里播着摇滚音乐,墙上贴满了各种离经叛道的海报和装饰,除了是一间二手店,这里也是刺青和脏辫工作室。到了晚上,这里更是摇身一变成了一间酒吧,但因为地方窄小,他们只招呼同道中人。店主C 留着一头长发和长胡子,头顶着庞克帽,十足的摇滚青年模样。同样来自泰南的他之前在清迈住过一阵子,因为受不了城市的社会框框而跑到Pai 来,觉得这里对像他这样的“异类”比较宽容。C 说Pai 每一年都在变,很多人来了又走了,店铺也不停地更换,或许明年再回来Blah Blah Bar 也不在了。虽然好像有点无奈,但C 只是笑了笑,身体随着他的摇滚音乐继续摇摆。


C 看起来就是个坏孩子模样,笑起来却非常亲切热情。

店的后方是刺青和脏辫工作室。

墙上贴满了光怪陆离的装饰和海报。

要是仔细欣赏,海报里都带着一些十分激进的信息。

Blah Blah Bar 集合了二手服饰店、刺青和脏辫工作室,以及半日酒吧。

Pai 的镇上有一条夜市,到了晚上几乎整个Pai 的人都会到这里来逛,除了美食和纪念品,夜市里还有几个嬉皮打扮的人在摆地摊。这天我又被四方脸抛弃了,因为电话没有data,又不想花钱到咖啡馆去用WiFi,我心想反正他们最后也会到夜市来,便绕着夜市走了一圈又一圈希望会撞上他们。当我绕到所有的地摊主都认得我后,我实在累得不行,干脆直接坐在地上和他们一起开档。说是在帮忙,我其实一样物品都没有卖出,倒是收获了很多他们的故事。


到了傍晚Pai 的步行街便开始热闹起来。

来Pai 就是要穿人字拖鞋才像样。

最近流行的food truck 也来到了Pai。

五个10 baht 的coconut pancake。

Pai 的夜市比曼谷和清迈的便宜太多了。

除了地道美食,这里也有各种西式餐点。

摆地摊的艺术家。


D 的流浪和地摊


缠着一头脏辫的D 来自阿根廷,他原本是个旅客,到了Pai 后就再也离不开了。他在旅途中学会了制作手工吊饰,于是在夜市里摆地摊赚取生活费。他拿的是泰国旅游签证,所以每三个月就出境到马来西亚一次,他在Pulau Tioman 有朋友,最想念的是nasi goreng kampung。D 这么多年来没有回过阿根廷,也完全不想念说西班牙语,他现在只想永远留在Pai。他居无定所,有时住在客栈,有时住在朋友家,或许一些人会觉得他的生活很颠沛流离,但他却觉得他在心灵上获得了从未感受过的满足。


不会有重复款式,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手工首饰。


E 的木板画


“你不怕吗?”这是E 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后来才知道原来有些人觉得嬉皮士很异类所以会刻意保持距离,而我去相反地主动和他们混在一起,所以他觉得我很勇敢。老实说,我并不觉得嬉皮士有什么可怕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我们何必投以异样的眼光。E 擅长在木板上作画,他用的木块都是捡回来的,相当环保。E 说他摆地摊不是为了赚大钱,他家种有蔬菜也养有家禽,自供自给生活还过得去,画画是他爱做的事,摆地摊只是顺便而已。现金社会还有多少人像他这么潇洒,认为钱并不重要,可以过日子就好?


E 和他的木板画

E 的作品画出了他当天的心情。


F 的嬉皮血液


F 是我在Pai 见过最嬉皮的当地人,脏辫、刺青、印花T恤、银饰、音乐会、酒精、柴火、星空等,统统和他沾得上边。F 和来自Slovenia 的太太同样在夜市摆卖精致的手工首饰,F 同时也帮别人编脏辫,一头长发脏辫可能要用上小时才可以编好。F 虽然外表看起来酷酷的,却非常搞笑,是这群人里最健谈的一位。


F 是我见过最嬉皮的嬉皮士。

相处了几天后,我发现Pai 有的不是典型的嬉皮文化,可能因为背景环境不同,他们没有很激烈的反物质反社会意识,也没有想争取什么捍卫什么,他们只是想逃离现实生活里的约制。Pai 的嬉皮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不受约束、强调自由和自我的生活概念,他们并不主张公社式的集体生活,他们只想成为自己。或许有些人会称这为伪嬉皮,但我觉得还好,可以活得不顾别人眼光也是一种勇气。


感恩让我认识了这一群新朋友。



至于想知道四方脸这几天都在干嘛的朋友,可以看看以下他所拍摄的vlog,基本上他每天都在忙着迷路就对了,哈哈哈。


*经过了两次的失败后,四方脸终于在第三天找到了传说中的瀑布,以下有图为证。


千辛万苦终于找到的瀑布

在 Pai Canyon 可以鸟瞰Pai 的天然美景。

Pai Canyon 由一堆天然的山脊形成,是观赏日落的最佳景点。

我在Pai Canyon 看见了继Lake Tekapo 后最多的流星。

总结来说,Pai 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虽然近年来网上的评价极差,它还是有办法把大家的灵魂给吸引住,不管是懒人(如我)还是好动的人(如四方脸)都会在这里各自找到喜欢做的事。我们从原本的两天变成四天,如果不是旅舍的同房品质太差,说不定我们就一直留在这里了。


有机会到Pai 的朋友,请告诉ABCDEF,我想念他们了。

39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