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Big Almaty Lake:听说山上有一座研究院

更新日期:2 天前

我们静静地坐在车上看着窗外,因为还不熟络,我们大家都没有说话。


Big Almaty Lake 距离Almaty 市中心只有15公里,在半小时的车程里,窗外的风景像是一盏快速转动的走马灯,先是拥挤的城市飞快地划过,然后画面换成了辽阔的半山豪宅,最后变成了无人的山区。


在山上转了一圈又一圈,我们终于见到了包围在群山之中的Big Almaty Lake。听说这湖水在不同的季节会呈现不同的颜色,而11月的Big Almaty Lake 是透澈的深蓝。昨夜的一场雪让湖水结成了冰,结冰的部分把湖面分成了三个小圈。





Sultan 把车停在了距离湖边约200米的雪地上,四方脸一下车就兴奋得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跑上跑下,转个头就不见了他的身影。


就在几天前的Kaindy 和 Kolsai Lake 周末游,四方脸还因为痛风发作而痛不欲生,今天情况稍微好转了一些,他便迫不及待地到处乱跑,彷彿前几天的痛不过是发了一场恶梦。


因为地上的雪花已被大家踩压成了冰块,我一下车就直接滑了一跤,而且因为太滑怎么都爬不起来,幸好有同游的伙伴扶了我一把。



这时四方脸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


“咦?你跌倒啊?科科。”说完又一熘烟地跑掉了。


好,算你狠。


我虽然狼狈地在大家面前摔了一跤,但大家却因此而破了冰,在笑声中化解了尴尬。除了已经认识了的Sultan,今天同游的是Kazakh 女孩Mika,以及来自美国的Lindsay。



我们原本打算再往湖边靠近一些,Sultan 却面有难色地说:


“还是不要吧。”


“为什么?”


“会被枪射的。”


“蛤?”


原来Big Almaty Lake 是个天然的蓄水池,湖水会被引入城里成为饮用水,因此游客们都不可靠近湖边,以免造成污染。加上这里非常接近Kyrgyzstan 的边境,所以守卫相当严谨。


Sultan 说这里的守卫都会带着枪械巡逻,虽然没听说过他们真的会开枪,但他们会乘机向游客们索贿,我们听了只好乖乖地留在原地。



Big Almaty Lake 的美确实是不容置疑的,但在种种的限制下它给了人一种只能远观不能亵玩的距离感,而周围的冰天雪地更凸显了它的冷艳。虽然无法到湖边戏水是一种遗憾,但我想这样也好,少了人类的接触就少了些破坏,Big Almaty Lake 的美容不得人们去玷污。




到了午餐时间,Sultan 把我们带到另一个更高的观景区,我们找了一块表面平坦的大石头当成桌子,摆上所有的饼干零食,一边野餐一边闲聊,别有一番风味。




Sultan 更把随身携带的燃烧器拿出来开始煮水泡茶,可是壶里的水怎么煮都煮不沸,可能是高山空气太稀薄,也可能是气温太低,我们只好委屈一下喝“凉茶”了。





闲聊期间,Lindsay 提到她是一名语言学家,主要研究各种语言的起源、发展及传承。我们五个人来自四个不同的国家,各自所精通的语言大概有10种,我们就这样互相学习一些简单的单词发音,也一起讨论不同语言中相似的词汇,感觉来自不同背景的我们因为这些词汇而有了一些奇妙的联系。


我们就这样天南地北地聊着,比起Big Almaty Lake 的湖光山色,我们更沉醉于彼此之间的交流,而如此一见如故的亲切感也大大的弥补了我们无法靠近湖边的小小失落。



吃饱聊足后,我们回到车上继续往更高的山上前进。Sultan 说那里有座天文观测台,还有个地方可以俯视整座Almaty。


一路上,车窗外都是一片铺天盖地的白,这样的风景不是来自热带国家的我们每天都可以看到的,于是我们全程都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深怕错过任何一幕雪景。加上听说附近有雪豹出没,我们更是聚精会神地眯着眼睛望,虽然最后还是什么都没看见。





我们中途来到一个检查站,这里的守卫果然是真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在把守啊。如果说湖边的守卫是为了防止人们污染湖水,那么这里的守卫便是为了防止人们非法狩猎已濒临绝种的雪豹。


为了仔细检查,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下车在冷风中等待,我原本想拍张照留念,但看着守卫们严肃的脸,姐姐我怕。


通关后,Sultan 继续往上行驶,一直到了路的尽头。我们下车往前转个弯,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座空城,原来我们来到的不是观测台,而是Kosmostantsiya 研究院。






Kosmostantsiya 是苏联时代保留下来的研究院,目前仍在运作,但因为现在是冬天所以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只被绑在铁链上的狗在狂吠。这整个地方看起来老老旧旧的,四周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像是已经空置了许久的废墟。其实我们没有人知道Kosmostantsiya 真正在研究些什么,网上能找到的资料也是少之又少。





虽然我们是当时唯一的一组游客,但我们总感觉有双眼睛在某个窗口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就如《The Hills Have Eyes》的电影场景,随时都会有一群变种怪物冲出来袭击我们似的,感觉非常阴森。





我和四方脸原本为了拍照而被远远抛在后头,但待越久心里就越毛,我们只好赶紧加快脚步跟上大队,迅速逃离现场。





我们穿过研究院往可以鸟瞰Almaty 全景的秘密景点走去,可是走着走着眼前的小径已被厚厚的白雪给覆盖着,完全看不见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唯有取消计划,留在原地玩起雪来。





我和四方脸在一旁又是堆雪人又是弄雪地天使,在别人眼中我们肯定像两个白痴,这和我们看见温带国家的人来到东南亚狂晒日光浴时觉得他们是神经病的道理是一样的。




或许是因为我们玩得太忘我,欢乐的气氛感染了其他人,结果大家也都加入我们,一起像孩子一样抛开形象玩得不亦乐乎,玩到累了就干脆直接躺在地上,看云飘过,一直到该回家的时候。


有人说出来旅行就是要放松心情,而能在旅途中遇上一拍即合并玩得尽兴的旅伴便是最完美不过的事,很庆幸今天不管是天时地利还是人和,都给我们遇到了。


只要遇上了对的人,风景美不美并不重要。

像极了爱情。

0 次瀏覽
  •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