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疫情故事分享:回到前线路漫长(二)之三座机场二日游

更新日期:8月 23

故事回顾:为了回到新加坡医院工作,我和四方脸买了4月7日从槟城飞吉隆坡,8日再飞新加坡的机票。因为马来西亚的行动管制令,身为马来西亚籍新加坡永久居民的我能不能出境仍是个未知数⋯⋯)


4月7日,在家度过了19天的行动管制令,今天是我们启程回新加坡的日子。起了个早,喂了猫仔们最后一次后,是时候出发去机场了。摇下车窗和爸妈道别,下一次回家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半路遇到了警察所设的路障,但也只是循例问问,过程十分顺利。


途中我一直望向窗外,四周的风景看起来和以往没什么不同,但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商店的大门都关着,学校没有了读书声,路上没有了行人。机场更是一辆车子都没有,静得像一座死城。


机场只有一道门开着,一进去便要量体温、擦消毒液。大厅内除了MAS 的柜台和一家便利店,其他的店舖都没有营业,而且几乎所有的长椅都贴了交叉贴纸,我从来没有看机场这么冷清过。


登记的时候,柜台小姐帮我们换了飞机上的座位,因为要保持社交距离,我和四方脸之间必须隔着一个空位。


进入候机大厅,我们基本上不需要查看哪个登机口,只要往有人的方向走就对了,因为整个机场就只有我们这一班机,萤幕上显示的全是被取消了的航班。



我们找了个较远的位子坐下。看着其他的乘客,有的戴着两层口罩,有的戴着手套,有的更是把椅子都擦了一遍才敢坐下。我们也一样,只要触摸到任何表面便立刻用消毒液擦手。


这些画面要是出现在半年前,大家一定觉得很神经质、很可笑。可惜半年前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上了飞机,空姐们都戴上了口罩和手套,但服务依然亲切周到,还给了我们双份的饮料和小吃。飞机准点起飞,看着空荡荡的机场,他们应该也找不到误点的理由。


过了45分钟,我们成功抵达了吉隆坡。飞机还未降落,我们就看见跑道旁停满了停飞的飞机,场面和网上流传的画面一样,虽然壮观但也让人感慨。一场疫情到底击垮了多少行业?


到了KLIA,再次测量了体温后,迎接我们的是另一座更加冷清的机场。大厅内所有的店面不是大门深锁着,便是剩下空空如也的货架,不少乘客和我们一样,拿起手机拍下了这难得一见的情景。






我和四方脸原本打算从KLIA 搭地铁到KLIA2 的胶囊旅馆住一晚,但走到了售票处才现地铁已经暂停服务了。也就是说现在要到KLIA2 就必须搭计程车,也就是说很麻烦,也就是说明早又要搭计程车才能回来,也就是说我们很懒惰,也就是说我们不想过去了。



后来四方脸上网找到了一家在KLIA 内的酒店Sama-sama Hotel,价钱虽然较贵但仍算合理。我们拖着行李走到了酒店门口,虽然惊讶于酒店的豪华程度,但当时也没有想太多。一直到了柜台,我们才现我们刚才看到的是在机场候机厅内的Sama-sama Express,那是我们再也进不去的地方,而这座是高级版的,价钱自然也是高上几倍。


虽然不至于晴天霹雳,但一连串的不如意让我们的心好累,加上我们自早上戴上口罩后就没有再摘下过,我们已经又饿又渴了一整天,此刻的我们只想赶快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于是我们把心一横,决定奢侈一次,入住了这家五星级的大酒店。



解决了住宿,是时候解决晚餐的问题了。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选择,酒店里的所有公共场所包括餐厅都没有开,我们只能回到机场内唯一一间仍在营业的便利店。便利店里除了零食,剩下的都是满满的面包,看来我们的晚餐和早餐非面包莫属。




回到酒店彻底地梳洗了一番,行李也大概擦拭了一遍后,我们决定躺在床上躺足12个小时直到退房,一分钟都不要浪费。


临睡前想先上网登记明天的班机,但尝试了很多次都不成功,我的心顿时沉了一下,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吗?是因为我的马来西亚护照吗?是代表我不能出境吗?再三确认航班没有取消后,四方脸劝我别担心太多,但我依然整夜辗转难眠,实在辜负了这张豪华床褥。


话说回来,这家酒店确实很不错。除了所有的服务柜台及电梯外都置放了消毒洗手液之外,我们隔天早上还看见工作人员在每间房间外喷洒消毒剂,防疫措施做得非常到位。至于服务方面,由于酒店和机场有一小段距离,我们在退房后他们还特别安排了电动车把我们送到离境厅,五星级果然不一样。



4月8日,早晨的机场依旧一片清静。我们战战兢兢地走到SIA 的柜台,柜台小姐只是要我出示身分证证明我是永久居民,然后提醒我们到了新加坡后需要隔离14天,然后登机手续就完成了,前后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看来我昨天真的是想太多了。



过了第一关,接下来便是我最担心的离境手续。我在关卡前注视了一会儿,然后深吸一口气往脸色看起来最和善的那位官员走去。


官员大哥看了看我的护照和永久居民证,问我是不是要回去工作,我心虚地说了声是,然后祈祷他不会要我出示雇用证明,因为我没有。结果他哦了一声后,要我等一下,他走到隔壁柜台和同事窸窸窣窣地讨论些什么,我只是隐约听到对方说了句“不用不用”。


回来时他拿了一份文件要我签署,内容大概是说明我了解现在出国的风险、所有后果将自己承担、在行管令结束前不得回国之类的。之后他把所有证件复印了一份,然后就放行了,过程异常的顺利。


另一边厢,四方脸一直以为终于可以在过马来西亚关卡时比我快,没想到他竟然卡得比我还久。因为严格来说他已经逾期居留了三天,虽然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可以赦免,但官员仍需要仔细地查明及纪录,才导致所需的时间更长。


闯关成功后,我的心情顿时轻松了许多,乐得像只蝴蝶一样到处飞舞,然后我们就迷路了。在空荡荡的机场兜兜转转几个圈,我们才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因为连接登机大楼的空中快铁已暂停服务,我们被安排坐上了衔接巴士。巴士上许多位子都贴上了交叉贴纸,以确保大家都有保持社交距离。


从登机口的人数来看,这班机的乘客并不多,但SIA 却用了大型的飞机。以为我们是在行好运,怎知从起飞那一刻起,飞机便摇晃得不行,这是我第一次搭飞机有晕船的感觉。我们还开玩笑说可能他们正在训练新的飞机师,因为现在正是最佳时机,万一坠机了死伤人数也不会太多。


在摇摇晃晃中,我从窗口看见了熟悉的高楼和地标,一座座如模型般密密麻麻地排列着,我知道我们已经回到了新加坡。



安全着陆后,我们还未下飞机,机场的工作人员已经在机舱外“恭候”我们了。量体温、涂消毒液、保持社交距离等所有安全措施,一个都不能少。


走在静悄悄的走道上,失去了游客和灯光的世界第一机场显得黯然失色。讽刺的是,就在去年同时期,大家还相争着涌到机场新开幕的Jewel Changi 去拍照打卡,如今那最吸睛的室内瀑布已经不再流动,人山人海的画面也彷彿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工作人员在入境关卡前设立了多个临时柜台,我们一一排队向前登记。我们出示了事先准备好的健康声明,以及提供了联络方式,工作人员简单地说明了自我隔离的条规比如不许踏出家门等,然后塞给了我一堆手册作参考。


临走前,工作人员说了一句“Welcome back to Singapore!”。平时是很暖心的一句话,现在听在我耳里却有一丝丝的感伤。


通过了入境柜台,我们的行李已经整齐地排放好在等待我们去领取了。一年不见,我差点忘了新加坡的高效率。


随着其他乘客走出大门,我们被分成了几个小组,分别在不同的柜台等待各自的巴士到隔离中心。再次为了保持社交距离,巴士上的乘客都必须分开坐,一辆巴士坐了十来个人就满了。由于其中一位乘客因为某些原因迟迟还未出现,我们只能在巴士上等待,我趁机和爸妈报了平安。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透过车窗看见了许多工作人员在跑上跑下为我们这些海外归来的乘客安排事务。我们坐在巴士内享受着空调,他们却必须站在太阳底下为我们奔波。看着他们大汗淋漓地工作,还得承受戴着口罩和手套的不透气感,真是辛苦你们了。谢谢你们一直默默地守着前线的工作。


等了约三十分钟,我们的巴士终于出了。负责人很显然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在哪,但他向我们保证会是一流的酒店。


今天是新加坡实行阻断措施的第二天,路上的车辆寥寥可数,但依然可以看见一些人在海边跑步或骑脚踏车。巴士转入了市中心,平时繁忙的交通及拥挤的人群都不见踪影,我第一次感觉到新加坡弥漫着一股慵懒的气息。


我们和朋友玩着「猜猜哪家酒店」的游戏,依据巴士经过的地方,我们把附近所有高级的酒店都说了一遍,Crowne Plaza、Marina Bay Sands、Fullerton 等等都不是。


然后,巴士在Park Royal @Pickering 的门前缓缓地停了下来⋯⋯

  •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