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疫情故事分享:老弟出城记之波折重重

更新日期:8月 23

我弟弟3月10日飞去了德国。 大家请冷静,他不是去旅行的。我弟之前在德国留学,这次回去是为了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不然每个月都会被罚款几百欧元的。只是可怜我妈,回来了个女儿,现在又跑了个儿子。


我弟3月11日飞抵Hamburg,当时城里的活动一切如常。然而谁会料到这几天德国的疫情会突然失控。 3月12日,我弟在出门的时候,街上的一名德国人故意在他面前装咳嗽,然后大笑。我弟说如果不是因为他手握着刚买的KFC,他早就向那人比中指了。想起之前一名新加坡人在伦敦被围殴的事件,我说幸好有KFC。疫情爆发后,针对亚洲面孔的种族歧视好像更加严重了。 3月13日,因为疫情越来越严重,新加坡对一些欧洲国家发出了入境限制,其中包括了德国,我弟开始担心马来西亚也会采取同样的行动。我原本和他在开玩笑说等他回来去eBay 卖零食的事,他却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 3月16日,我弟从Hamburg 去到Berlin。在等巴士的时候,一位乞丐应该是想向他讨钱,我弟说他不明白德语,那人就指着他说:“Coronavirus!Coronavirus!”我弟只能一脸无奈。 这几天来,德国的确证人数翻倍上升,Berlin 许多商店及食肆都已经关闭,只剩下McDonalds 和KFC 仍在营业。有一晚我弟走了快两个小时,都找不到一家开着的餐馆,最后只能到超市草草买零食解决。 我弟这次到Berlin,主要有四项事情要办妥:注销在德国的居留签证、终止当地的医疗保险、办理退税及取消银行户口,每一样都需要依序进行,而且注销居留必须亲自前往办理才可以。 3月17日,我弟去到市政厅,发现因为疫情严重,他们不再接受walk-ins,而预约早已满到几个月后了。吃了闭门羹后,我弟只好转到外交事务所去求助。原本他一样被拒于门外,后来经过一番相求,守卫才终于让他进去,他才得以顺利注销居留签证。 花了25€拿到了注销证明,我弟去到税务局办理退税,怎知局的英语员工因为疫情严重没来上班,他们让他隔日再来。隔日回去,大门已经半关,他们说实在帮不上忙,因为基本上已经没有人在工作了。我弟唯有透过网上代理帮忙处理,收费60€,还不能马上办好。第三天再回去缴交文件时,全Berlin 的税务局都已经大门深锁了。 退税没办好,银行户口便没办法取消。原本这没怎样,但原来德国的一些银行户口是需要每月缴费的,而我弟的那家银行正是其中之一,每个月5.99€。衰啊,但也只能这样了。 3月18日,为了遏止疫情蔓延,马来西亚进入了为期14天的行动管制令,全国人民如非必要不许出门,所有非必要场所一律不得营业。 同一天,我弟发现他的回程航班被取消了。他原本的航班是这样的:21日搭KLM 从Berlin 飞吉隆坡(中途在Amsterdam 转机),然后22日再转搭AirAsia 从吉隆坡飞回槟城。他的KLM 航班被取消了。 既然原订航班被取消,我弟想趁机把机票改成更早的航班,但原来这样是要付费的,而且还不便宜,准确的数目他不想说。看着每日直线上升的感染人数,我弟担心拖下去随时会有变卦,因此还是决定花大钱提早一天回国。 原以为一切都解决了,没想到后来连AirAsia 的那班机也被取消了,而且完全没有可以替换的航班,因为AirAsia 在管制令期间所有的航班都暂停飞行了。为了不要被困在吉隆坡,我弟于是又再花天价买了MAS 的机票,然后拼命祈祷不要取消。我告诉他花钱没关係,最重要是可以回家。 上一秒才买到了MAS 的机票,下一秒机票就改期了,延后到隔天才飞,意思就是说我弟需要在机场住一晚。所以又是花钱的时候了。但其实还是那一句,可以回家最重要。 3月20日,我弟从网上得知他今天从Amsterdam 飞吉隆坡的航班又取消了,吓得他七早八早跑到机场去了解情况,我们也在家赶紧帮他查询各种后备方案。如果航班真的取消,他不知道他还该不该搭从Berlin 飞往Amsterdam 的那班机,因为他不想被滞留在荷兰。幸好经过多方面的咨询后,证实只是虚惊一场,他的航班依然准点。 我弟形容说机场人烟极少,99%的航班都被取消了,就连他的那一班机也是空荡荡的,机上的都是心急想回家的人。



于是,经过一番辗转及无数个迷你心脏病发后,我弟终于在3月22日抵达了槟城机场,他这个惊险刺激的破财狗屎运之旅才终于结束。


后记:


因为我弟是从高风险地区回来,我家人个个严正以待,要他躲在房隔离至少14天。直到今天我弟仍在隔离中,房外的那一片毛玻璃,便是我们与他之间最近也最遥远的距离。

  •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