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疫情故事分享:回到前线路漫长(四)之Circuit Breaker

更新日期:10月 29

故事回顾:为了回到前线工作,我和四方脸回到了新加坡,并完成了14天的Stay Home Notice⋯⋯)


4月7日,今天是新加坡实行阻断措施的第一天,所有非必要服务不得营业,民众被强烈劝告留在家中,不许群聚、不许互相拜访,所有的食肆亦不可提供堂食服务。


4月8日,经过了两天一夜的机场游,我和四方脸抵达了新加坡。在前往PARKROYAL @Pickering 进行居家隔离的途中,我第一次看见了这么清静的新加坡。平时繁忙的市中心几乎不见人影,只有零星的几辆车子穿梭在冷清的大街上。


由于隔离期间不得踏出房门,除了手机和电视上的资讯,我们就只能透过房间的落地长窗,偷窥一下这座城市安静的一面。


既然没什事情干,我们就来说说看马来西亚的行动管制令和新加坡的阻断措施有什差别。


虽然两者的大目标都是希望通过人民待在家中,减少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来遏止疫情的蔓延,但感觉新加坡的措施会比较温和一些,媒体用的都是“劝告”、“鼓励”、“提倡”等字眼。


此外,新加坡民众在阻断措施期间仍可以出门运动,外出购物时也没有限制同行人数,警方更不会设路障来审查大家出门的理由,只是大家出门时都必须戴上口罩,警员们也会到处巡逻。



4月19日,McDonald’s 宣布今早11点后全面关闭国内所有分店,结果网上开始有人高价转售手中的麦当劳食品,其中包括了70000新币的Filet-O-Fish。对,你没有看错,是七万新币的Filet-O-Fish,七。万。新。币。


4月20日,今天新增了1426个确诊病例,成为目前的单日最高,虽然超过90%的病例来自已被隔离的客工宿舍,但这个数目依然不容小觑。


4月21日,因为疫情有持续恶化的迹象,政府宣布延长阻断措施至6月1日,并将于明日起关闭所有的甜品及饮料专卖店、零食店、理发店等。


结果大家一想到一个月没得喝奶茶就发了疯似的,奶茶店外涌现了大量的人潮,果然奶茶就是生命啊。


4月22日,终于结束了14天的居家隔离,踏出了酒店大门才发现原来新加坡的天气这闷热。路上的车子比那天多了些,是大家忍了两个星期后屁股实在坐不住了吗?


因为我们即将到医院上班,为了减少和家人的接触,我们搬到了四方脸的婆婆家,而婆婆则暂住到他们家去。这样一来,我们不用担心会将病毒带回去给家人,平时独居的婆婆也有人照顾,一举两得。


当初以为我们会在家自我隔离,四方脸的家人为我们准备了满满的粮食。

如今消毒液、酒精和口罩已经升级成了生活必需品。

除了衣橱里的衣物及厨房的食物,这些就是我和四方脸的所有。

依然摆在床边的背包,感觉随时可以再出发。

4月25日,看着他那飘逸的头发,四方脸实在忍不住了,抓起电子剃刀便自己剪起头发来。三个小时后,四方脸终于脱胎换骨,虽然不太完美,但总算不再披头散发。


同一天傍晚,新加坡发起了Sing Together Singapore 大合唱,鼓励民众在自家露台挥舞手机灯筒高唱爱国歌曲《家》,以表达对前线工作者的感激。我没有注意到有没有人跟着合唱,但我知道有人的手机从十多层楼掉了下去。


《家》

4月27日,今天是我们到医院签约及做身体检查的日子。事隔一年后再次踏入医院,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由于已经一年没执业,我们有一系列的程序需要通过,所以今天签约并不代表我们明天就可以上班。


今天算是我们隔离结束后第一次走在街头,路上的车辆不多,过马路时几乎不用看左看右再看左。街上所有的人都戴着口罩,在搭电梯或购买食物时也乖乖地站在指定的格子里,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新常态吧。


保持社交距离已成了新常态。

4月28日,因为担心和四方脸一起出门会被检举,我打算到警局去更新我身分证上的住址,怎知他们说这不是紧急服务,要我等阻断措施结束后再回去。那好吧,有什事不要罚我钱就好了。


5月1日,今天是劳动节,但感觉和普通日子没什差别,梁静茹说得对,其实没了工作,劳动节每天都过。


又是呆在家打游戏的一天。

在家也可以玩Pokemon。

5月6日,没办法在外面趴趴走,我决定在家里旅行,仔细地探索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同时用相机拍下日常生活里的点滴。


厨房一隅。

无人问津多时的麻将。

偶尔飘来一阵凉风,吹散了屋里的孤寂。

一高一低、一黑一白、一男一女。

八双鞋里只有两双是我的,谁说女生才是购鞋狂?

今天体检报告终于出炉,可以开始申请我们的执照了。


5月8日,我弟问我几时才开工,我开玩笑地说根据申请进度和疫情发展,我们开工的时候新加坡应该没有新的确诊病例了。


等待开工的日子每天只能挨面包,才怪。

阻断措施期间大家都成了运动健将,为了避开人潮我们总是到了半夜才去跑步。

我跑步的速度对四方脸来说简直是侮辱,他回来还要加操才过瘾。

5月9日,今天是母亲节,原本想买个蛋糕给四方脸的妈妈,但附近的蛋糕都售罄了,只好用雪糕代替一下。


晚上打了电话回家,大家都如常在家里没有庆祝,其实不需要庆祝,全家人平平安安便是最好的母亲节礼物吧。祝天下的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5月11日,久违的McDonald’s 终于恢复营业,大家又一窝蜂地跑去排队。我们看了看网上疯传的人龙照片,嗯,还是乖乖在家煮比较实际。


在家煮的意思就是叫四方脸煮。

只要没有绿色的我都可以。

5月12日,复工的手续已经办得七七八八,医院通知我们作好心理准备5月18日开工。懒散了这久终于要回到上班族的生活,我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5月15日,因为四方脸的执照出了些问题,我们的开工日期被挪到一个星期后。虽然嘴里说着“哎呀,又延后啊”,但我心里其实暗爽到不行。


这个被偷来的一个星期,我应该开始练习自律的生活,还是应该更放肆地睡到烂掉呢?


继续看Netflix。

继续打游戏。

5月24日,如果没有社交媒体,我真的忘了今天是开斋节,街上没看到往年总是全家出动的拜访团,感觉近期的节日都少了些热闹的气氛。


下午通过视讯会议和好久不见的朋友们“拜年”,疫情的肆虐并不能阻止我们在萤幕前嬉笑打闹,我们相约好阻断措施结束后一定要一起去吃火锅。


5月26日,从三月的面试到现在过了两个月,终究还是到了开工的日子。今天起得特别早,穿上向白富美借来的上班装,是时候到国家传染病中心报到了。


新同事们,请多多指教。



后记:


从三月决定回到前线帮忙后,我们一路经过了行动管制令+居家隔离+阻断措施,到了正式开工的时候其实最巅峰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愿如此)。虽然在最忙碌的时候我无法贡献些什,但希望有了我们的后期加入,那些从一开始便奋斗到现在的医务人员终于可以有机会喘一口气。


谢谢你们。


  • b-facebook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email-icon-hi